從TCFD到TNFD到底有完沒完!企業還得替環境及生物多樣性負責?

從TCFD到TNFD到底有完沒完!企業還得替環境及生物多樣性負責?


  「雖然你們綠學院都在談資本主義終將因環境變遷而需作調整,但這個世界共同的語言就是錢,所有沒辦法用金錢衡量的東西,都不可能成為主流。」

  這種說法你很熟悉吧,當投資人或「成功商業人士」帶著憐惜的眼神看著你,他們多半很有錢、甚至已經財富自由,而你還在租房子住,你幾乎無法反駁。但是你心中卻有一個疑惑,如果這些人真的如他們說的那麼神,金錢是衡量價值的共同標準,為什麼自然環境會搞成今天這個樣子?

  幾十年前,沒有人相信世界唯一強權美國將會倒下,但今天所有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我們將從單極世界走向多極世界,美元將不再是全球共同的語言。

  所有我們曾經賴以維生的價值觀,正在倒下!

  我是森林系畢業的,知道老的樹木會死去,新的樹苗會從它身邊長出來。正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促使全世界現在有高達80多個國際組織及倡議都試圖提出新的衡量價值的方法。我們比較熟知的有GRI準則、TCFD框架及SASB準則,使投資者與公眾更加了解環境與社會層面對企業經營的風險,並據此編製ESG報告書,提供對於企業永續發展的正面貢獻或負面衝擊資訊。

  這三項準則的演進目標雖相似,但仍略具差異,GRI準則傾向企業基本面向的全面非財務資訊揭露,TCFD強調氣候變遷對財務的影響評估,SASB則著重企業財務的重大影響評估。

  然而,上述三項準則僅提供對企業的規範、氣候風險影響及面對永續的財務投資評估,除企業自身減碳外,尚未說明企業對於自然環境的影響,以及積極改善自然環境的作為。其中TCFD的揭露項目著重於「氣候變遷相關風險」,未考量由自然環境、生物多樣性提供的生態系服務之損害對企業造成的營運/財務風險,即自然相關風險。因此雖然我們可能對TCFD都還不熟,國際上就已經再次演化出其改良版:TNFD(Taskforce on Natur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

  2022年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大會(CBD COP15),通過昆明—蒙特婁全球生物多樣性框架(Kumming-Montréal global biodiversity framework),提出TNFD最主要目標為「提供各組織設定框架,對自然環境和生物多樣性等風險評估,並展開積極行動,以維護並協助全球投資不受自然環境變遷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將揭露項目轉變為全面性的「自然相關風險」。

  TNFD最有趣的地方在於對「LEAP方法學」界定,先切分為企業及金融機構,再分四個階段進行:

  • 第一階段:定位與自然相關揭露(Locate),包含企業足跡、自然相關議題、地點識別優先性、部門鑑別,了解企業執行專案產生哪些生物多樣性影響
  • 第二階段:評估依賴與衝擊(Evaluate),涉及自然環境與生物多樣性鑑別,依賴與影響識別、依賴及衝擊分析,比如供應鏈對自然環境及生態影響
  • 第三階段:評估(Assess)實質重大風險與機會
  • 第四階段:準備(Prepare)作出回應與報告,涉及策略與資源分配,並展示揭露行動

  公司經營與發展正在受到氣候變遷、自然環境、生物多樣性的衝擊,這是人類歷史上從未發生過的。例如,一個賣蜂蜜的公司,可能會因為全球蜜蜂正在滅絕,而遭受到自然環境衝擊,大幅影響財務表現,這就是要在TNFD報告書中揭露的。而茶產業也是,相同的人力資本投入與種植面積,2021年臺灣茶葉年產量減少30%,正是因為極端氣候帶來的嚴重乾旱所致。自然環境議題已經不是社會公益,而是直接影響公司利潤與財務績效,這也是TNFD報告書要呈現的。Apple蘋果這幾年與美國緬因州北卡州合作造林專案,部分區域種植長葉松和白色雪松提供保育類蝴蝶棲息,提高生物多樣性,這就屬於TNFD報告書的揭露項目。

  我非常樂見這樣的演化,因為這對森林來說是大利多。我之前的文章提到,這幾年大家很喜歡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nature-based solutions),當企業開始評估自然環境風險,這些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例如森林碳權等,將會更受到重視。這80幾個國際組織及倡議雖然不會全部存活下來,但這一點都不重要,有一天我們會像樹木一樣死去,新的樹木會從我們身邊長出來,我們將會演化出衡量價值的新思維,這才是這個世界共同的語言。

(封面來源:iStock)

知識服務

青年團小聚No.185與你交心、交底、交情資的輸電級儲能案場參訪
2024-07-05 由富威電力的儲能事業部經理楊佳縉帶隊,本次小聚不藏私與你分享目前已經上線、全國第二大的輸電級儲能案場(50MW)的設計、建置、維運過程眉角
No.184 預言2024最有可能上架的綠碳、藍碳、黃碳方法學
2024-06-17 近幾年很多人抱持一種心態如「我家門前有棵樹,後面就有碳權」根本不切實際,在行內人來看,碳權可不能隨便給,必須先審視是否有合適的方法學、接著嚴格遵循方法學的流程規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