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权丑闻频传,还要推生物信用额度?

碳权丑闻频传,还要推生物信用额度?


  听说前阵子绿学院有个产业小聚,讨论太阳能和再生能源发电业该如何挽回声誉,所有与会者都非常感慨,分享者觉得太阳能立意良善,大家也都是为了台湾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弄得好像从业人员这些年的努力都一文不值。

  我也觉得很感慨,在森林领域又何尝不是如此。森林生态系除碳汇功能之外,还有水源涵养、净化空气、水土保持、逆转土壤劣化、生物多样性等价值,但人们只关注森林产生的碳权能不能赚钱,当爆发碳权丑闻时,大家又回头想要推翻所有一切,弄得森林碳权像是万恶的开端似的。

  我们可能从来没想过这一切都只是我们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而已。当我们能看得懂的只有赚不赚钱这个面向时,自然所有的东西都得配合我们的需求贴上价格标。近年来有一种名为「生物信用额度」(Biocredits)新的自然资产交易工具出现,就是比森林更进一步、想要把生物多样性贴上价格标的做法。

既然公司能融资,何不为自然融资?

  其实世界超过一半的国内生产毛额GDP依赖自然以及其提供的服务,不过人类经济活动已经对自然生态造成超过一百万物种面临灭绝的危险、三分之一的表土退化、更频繁且更具破坏性的森林火灾等问题,为了不影响经济,以及文明发展、健康、社会稳定,必须想办法保持生物多样性的完整与功能。

  自然生态已经被严重破坏,因此维持生物多样性是要花钱的。据估计,欲阻止生物多样性丧失,每年需要花费7,220~9,670亿美金,然而为自然融资(Financing for Nature)的报告书中统计,2019年全球用于保护生物多样性的资金总额只有1,240~1,430亿美金,这么大的差额是无法仅靠公共投资来填补的,面对此问题,私人投资似乎可以参与进来,例如企业藉由将经营方式转变为对地球和人类都有利的做法,制止甚至扭转自然损失,于是就有人提出生物信用额度这个想法。

  生物信用额度是一种金融工具,用于资助为生物多样性例如物种、生态系统、自然栖息地的维护与管理带来可衡量的正向恢复自然成果之行动,具体作法就是让企业购买生物信用额度。目前最主要的做法为「一篮子指标」(Basket of metrics),其为2021年Wallacea Trust 召集一个包括金融机构、具有自然积极目标的企业、自然资本咨询公司和学术专家等的工作组织所开发的一种适用于全球所有生态区和栖息地的生物信用额度,会依据申请栖息地内的生态区保护目标订定五项以上的指标来作为衡量标准(如表一即为针对低地耕地和牲畜农田转变为再生农业或野化专案所制定之指标),由于是根据保护目标来订定指标,这使得指标的量化能更具灵活度,且贴近该生态区,但也因为针对保护目标,所以在指标制定时,需要深入了解当地的生态系统才能有效纳入标准,其有赖于与当地原住民及社区的合作。

項目 低地耕地和牲畜農田轉變為再生農業或野化
1 利用DEFRA 生物多樣性指標 3.0 衡量棲息地的提升
2 利用節肢動物的生物量衡量食蟲鳥類總食物供應量變化
3 授粉蜜蜂和食蚜蠅的物種豐富度和豐度
4 蝴蝶和大型飛蛾物種豐富度和豐度的變化
5 當地生物多樣性行動計劃繁殖鳥類的變化
6 蝙蝠物種豐富度和豐度的變化

(表一)一篮子指标范例
资料来源:Operation Wallacea (2023)

  目前现行的生物信用额度标准模糊,没有统一计算方式、交易单位等,如何测量并作为全球认可的交易机制将会是未来必定面对的问题。生物信用额度也没有和任何碳权机制互通、抵减或转换。写这篇文章并不是要你赶紧去买生物信用额度,也不是为了批评生物信用额度的设计多么文青,而是我们要时刻提醒自己扩张投资报酬的定义,除了财务报酬之外,将环境和社会的报酬也纳入其中。

(封面來源:iStock)

知识服务

CEO的必修课:看懂碳中和时代的企业财务冲击
2024-06-06 「碳权到底能不能赚钱?屯碳权是不是碳资产?」 「CBAM对公司产品成本影响6%~8%?」
会员独享No.11打通任督二脉的碳权产销课:企业包班
2024-06-06 碳权是企业迈向碳中和的最后一哩路,但是碳权如何申请?如何买?跟谁买?哪里可以用?如何抵换?市面课程一大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规则写在那,例外开不停。甚至还有人说这是天大的商机?这件事到底谁说得清楚?